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综合信息

南坡之变对元朝的影响有多大 元朝开始由盛转衰

发布时间:2020-10-17   发布者:zhubajie

  你真的了解元朝由盛转衰吗?小编给大家提供详细的相关内容。

  元大德十一年(1307年),元成宗铁穆耳病逝于大都(今北京)。因为成宗的皇太子德寿早亡,也没有其他儿子,所以成宗皇后卜鲁罕趁机掌握了朝廷中枢大权。她勾结中书左丞相阿忽台等,密谋立元世祖之孙、镇守河西的安西王阿难答为新帝,自己则以太后之尊,继续操纵朝政。

  元成宗次兄答剌麻八剌之子海山,在父亲去世后,被成宗收养,视同己出。大德三年(1299年),成宗命海山出镇漠北,平息窝阔台后王海都的叛乱。大德八年(1304年)封其为怀宁王,镇守漠北元朝祖地。海山之弟爱育黎拔力八达则被安排前往父亲答剌麻八剌旧封地怀州(今河南沁阳),奉养居住在怀州的母亲、答剌麻八剌的正妻答己。

  成宗去世后,中书右丞相哈剌哈孙反对皇后卜鲁罕迎立安西王阿难答,秘密遣使者北迎漠北的海山,南迎居住在怀州的爱育黎拔力八达,邀请他们前往大都,汇集诸王,夺取大位。

  爱育黎拔力八达所处的怀州离大都较近,得报后疾驰入大都,并在老师李孟、右丞相哈剌哈孙、母亲答己的协助下,发动政变,杀死左丞相阿忽台,囚禁成宗皇后卜鲁罕、堂叔安西王阿难答,控制了大都局势。

  原本在政变成功后,答己的意思是要小儿子爱育黎拔力八达立即继位的,但爱育黎拔力八达自幼跟随儒学大师李孟熟读儒家经义典籍,对于汉家礼仪制度十分推崇,并不想越过兄长海山的帝系伦序。于是,在掌握了大都局势后,他派人赶往漠北,迎接兄长海山南下大都,继承皇位。

  大德十一年(1307年)五月,海山南下,正式就任元朝新帝,即元武宗。武宗感激弟弟的拥立之功,于是在母亲答己的见证下,册封爱育黎拔力八达为皇太子(其实是皇太弟,蒙古人汉化不深,分不清皇太子、皇太弟的区别,一概以皇储论之),约定了日后皇位传承顺序:兄长武宗死后,弟弟爱育黎拔力八达继位;爱育黎拔力八达死后,让武宗的儿子继位;武宗儿子去世后,再把皇位传给爱育黎拔力八达的儿子。因为爱育黎拔力八达即元仁宗,所以海山和爱育黎拔力八达的皇位传袭之约也叫“武仁之授”。

  元至大四年(1311年)正月,元武宗海山去世。按照约定,皇太子爱育黎拔力八达继位,即元仁宗。仁宗没有即位前,确实是按照儒家礼仪制度约束自己,决心与兄长武宗善始善终,兄终弟及,子孙互相承袭帝位。但是登基后,面对皇权的至尊无上,仁宗也不能免俗,逐渐动摇起来,在儿子和侄子中摇摆不定,迟迟没有决定皇储归属。

  已经贵为皇太后的答己,觉得格稍显懦弱的仁宗及其子硕德八剌更好控制,不想把皇位传给为人果毅坚韧的另一个孙子、武宗之子和世剌,所以联合自己宠幸之臣铁木迭儿、失列门等,不断唆使他们向仁宗奏请立亲子硕德八剌为皇太子,让武宗之子和世、图帖睦尔远赴藩地,离开权力中枢。

  仁宗在母亲的不断压迫下、以及自己的私心作祟中,终于违心地违反了和兄长武宗的“武仁之授”约定,在延?二年(1315)十一月将武宗长子和世?封为周王,变相剥夺了他的皇位继承权。

  延?三年(1316)三月,和世被仁宗下诏迁往云南就藩。在赴云南途中,和世会合了父亲武宗的旧臣,在延安发动兵变,联合陕西行省左丞阿思罕等武宗老臣,出兵叛乱。但是起事不成,很快被仁宗派兵镇压,和世仓惶逃亡西域察合台汗国躲避,居住在金山(阿尔泰山)。

  平定了侄子的反抗后,仁宗于延?三年(1316)十二月正式册立亲儿子硕德八剌为皇太子,将皇位牢牢控制在自己一系手中,并把武宗次子图帖睦尔流放海南岛琼州,以消除隐患。

  仁宗对于皇太后答己,事事奉命、惟谨惟孝,所以答己可以肆意摆布朝政,逼迫仁宗更立太子就是明证。她为了控制朝政,提拔了贪鄙不法的私党铁木迭儿、失列门等人,结党营私,使得元朝政局紊乱,埋下了日后动乱的种子。

  元延?七年(1320)正月,仁宗去世,答己趁皇太子硕德八剌尚在服丧期间,私自将铁木迭儿升为中书右丞相,把持了大权。铁木迭儿联合其党羽,肆意操控朝政,诛杀了多名在仁宗时期不肯依附自己的大臣,排斥异己,大树己党,联合答己控制朝政。

  三月,服丧已满的皇太子硕德八剌在祖母答己的主持下,正式继位,即元英宗。英宗尊奉祖母为太皇太后,恭敬尊荣,一如仁宗时期。答己很是得意,觉得可以像控制儿子一样继续控制孙子,继续掌握权力。

  但是英宗外表柔弱,内心却刚毅坚定,做皇太子时就对祖母擅权结党之事极度不满,只因尚未继承大位,只能暗暗忍耐。等到自己即位后,便决心消除祖母一党的掣肘,加快集中权力的脚步。这样,祖孙两人就产生了巨大的利益冲突,并愈演愈烈。答己这才知道这个孙子心性坚毅有主见,绝不是柔懦易制之人,因此深为后悔。

  延?七年(1320)五月,英宗即位不过两个月,就发动对于答己一党的攻击。他先是任命自己的心腹、开国功臣木华黎的后代拜住为中书左丞相,掌握了部分朝权,然后以“谋逆废立”的罪名,将祖母的宠臣:岭北平章阿散、中书平章哈律、徽政使失列门等逮捕下狱,并全部诛杀,大大打击了气焰嚣张的答己一党。经过此事,答己和英宗祖孙间的矛盾趋于白热化,不可调和。

  元至治元年(1321年),英宗把皇后的哥哥铁失封为光禄大夫、忠翊侍卫亲军都指挥使,负责保卫自己的安全。英宗视铁失为心腹,与拜住一样信任。

  八月,英宗对铁木迭儿加以敲打,令其不得“蒙蔽太皇太后,专权恃宠”,还警告说:“卿年老,当自爱”。而铁木迭儿拒不接受英宗规劝,和太皇太后答己沆瀣一气,继续对抗年轻的英宗,史称“其党布列朝中,事必禀于其家”,给英宗的执政制造了巨大障碍。

  英宗早就想把铁木迭儿加以重处,但是因为太皇太后答己的袒护,一直不能如愿,只能慢慢周旋,以图将来。

  铁木迭儿为了自保,也在积极寻找更多的同党。英宗的新宠之臣铁失因此被铁木迭儿看中,加以拉拢,并厚加贿赂。在铁木迭儿的重利引诱下,与太皇太后答己的推波助澜下,铁失不由自主地加入了后党,并拜铁木迭儿为义父。铁木迭儿则推荐铁失为御史大夫,结成了共同利益体。但起初铁失并不认同答己和铁木迭儿的争权夺利之举,认义父可以,帮助他们对抗英宗则万万不行,仍然自视为英宗的忠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