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综合信息

古代儒生不是喊着忠君吗 为何很多时候却做出相反的选择

发布时间:2020-09-25   发布者:yesyes

  今天小编给大家准备了:古代儒生的文章,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快来看看吧!

  书生是受儒家忠义教育最深最重的人,他们会叛离国家吗?还有,大家都说,书生造反,N年不成啊!实际上,书生恰恰是历代叛离中央政权的主体!我们以北宋为例。北宋对书生是最宽容的了,因为赵匡胤死前留下的一句话,优待士人。说书生叛离,最成功的还是王莽。王莽不在北宋时代,我们就不多说了。我感觉,秀才落第,特别容易造反。

  据说,北宋的仁宗时代,既是号称“百年无事”的太平盛世,也是各种社会矛盾集中,并在各地发生小规极民变兵变的时期,用咱们现在的官方语言来说,就是经常发生群体性事件。落第秀才们既然不能加入宋朝的国家机构,实现个人的“富贵”,那就免不了背叛宋王朝,以其他方式寻找并实现自己的富贵。

  物不平则鸣嘛,不得志则反嘛,何苦为那个并不在乎自己的君王守志守忠呢?秀才要反,因为直接挑战了中国最高的道德标准――忠,所以,往往要树立一个更好的旗号:为天下苍生!为均贫富,为等贵贱!这个旗号,早在秦朝的时候,就由农民领袖陈胜同志提出来了!秀才弃忠造反,通俗小说《水浒传》中的王伦说得最明白。

  书中写道,王伦蓦地寻思道:“我却是个不及第的秀才,因鸟气,合着杜迁来这里落草,续后宋万来,聚集这许多人马伴当…”宋代并不缺乏因为落第而叛逆宋廷的事件。这种事件分为两类:一类是谋逆,即自建游民武装,试图与宋廷争夺政权;第二类是落草,占山为王。宋代落第者叛宋的记载,相当一部分集中在所谓太平盛世时代的仁宗时期。

  比如庆历五年(公元1045年),落第者孔直温反叛。孔直温是徐州人曾经很会读书,曾经考上举人。如果顺利的话,在官场上可以大有作为的。然而,这一年孔直温等“挟妖法,诱军士为变”,被当地人告发,被捕就诛。也就是说,幸亏中央机关发现得早,将这个背叛的读书人及时拿下,不然的话,如果他真的领导着人马干起来了,说不定又会成为场大灾难!

  庆历六年(公元1046年),落第者刘邕、刘沔、胡信等反叛。这些人刚开始谋划反叛,也让中央机关发现了,也让中央机关抓住了,于是,五月一起被斩杀,历史记载:腰斩京东进士刘邑、五经刘沔、胡信于都市。告发这次背叛行动的,是淄州讲书刘晓、尚书学究孙佐龙。二人因告发叛乱有功,也分别得到了重用。

  在宋朝,落第者背叛宋廷的另一条道路,是直接加入到与宋朝中央政府敌对的政权中去,成为中央敌人的帮凶!这种人,就是大家常说的带路党或汉奸。比如熙宁(公元1068年~1077年)年间,徐百祥叛往交趾(今越南)。熙宁年间,宋朝中央政府计划进攻最南边的附属国交趾。国家要打仗,本来与一个读书人是无多大关系的,可是,这个读书人心中的怨气太重了。

  这个读书人,就是岭南士人徐百祥,他心中的怨气,来自屡考进士而不中!中央政府既然不用咱,那咱就显点本事让你瞧瞧!他听到中央政府准备攻打交趾,于熙宁六年(公元1073年)给交趾王写了一封信,在信中说:“大王先世本闽人,闻今交趾公卿贵人多闽人也。百祥才略不在人后,而不用于中国,愿得佐大王下风。今中国欲大举以灭交趾,兵法先声有夺人之心,不若先举兵入寇,百祥请为内应。”

  你看看,这个读书人,居然写信建议交趾来个先下手为强。交趾国王看到书信,大大的高兴,举兵入侵宋境的广西一带,一举攻下钦廉、雍三个州。徐百祥并没有急着跑到交趾那个小国家做官,他有自己的计划,悄悄地返回宋朝境内。徐百祥有个亲戚,正担任着邕州经略安抚的职务。

  他请这位亲戚给中央写了一个报告,说:交趾军曾从邕州驱俘当地民众数千人,在准备从广州返回时,徐百祥曾募数十人追赶交趾军队,“所斩获亦数十级,于是所略去老小因得乘间脱免者至七百余人”。中央政府看到这样的报告,信以为真。唉,腐败无能的中央政府往往就是这个样子,咱们实在不能指望其有什么像样的作为。

  中央政府于是给徐百祥授官:右侍禁、钦廉白州巡检。后来,宋朝中央政府出兵讨伐交趾,交趾这种小国,终究还是经不起打,你别看他当时跳得欢,就怕秋后拉清单!宋朝中央政府这么一打――秋后的清单拉,交趾马上就请求投降。宋朝中央政府问他为何好好的日子不过要跑来入侵?

  交趾国王坦白交代:“我本不入寇,中国人呼我耳。”于是,将徐百祥写给交趾的书信,交给了宋朝中央政府派来的干部郭逵同志。郭逵同志将此事转交给广西转运使调查审理,徐百祥听到情况,畏罪自杀了。看到没,谁说书生忠义?仔细想想,有多少读书人想方设法的争权夺利,做权臣,甚至想要取代皇帝,绝不比武将少。

  而等到天下大乱时,又有多少儒生,到处寻访明主?这叫忠义吗?笑话!又有多少儒生,成为外族入侵的帮凶,做带路党和汉奸,伤害我们这个民族?历史上,简直数不胜数。所以说,一切忠臣,仅仅是因为背叛的筹码不够。嘴上喊忠君,是为了利益!背叛皇帝,更是为了利益。